阳明山上的邻居

时间:2021-02-23

由于我们家特殊的生活形态∼真空裸体、公开做爱∼使然,所以我们往来的亲友并不多∼应该说:我们会邀请到我家来的亲友并不多,会到我家来的只有两种人:一种是和我们过同样生活的人,另外一种则是自己很嚮往我们过这种生活、但他们自己碍于环境,而无法自在的过这种生活。

和我们家比邻而居的那户人家,他们就是属于第一种人∼生活形态和我家完全一样,也就是这个原因,所以他们家和我们家成了相互珍惜的好朋友,而且这种『朋友』关係还是以家庭与家庭交往、互动的那种,也可以说是『世交』啦!

妈咪当年打算和爸比在台湾常住下来时,对于居住环境就曾经费过一番工夫精选,因为妈咪需要有一间空间较大、阳光充足的画室,爸比则需要有能够避开日晒、并且空间够大的地下室空间当作酒窖,再加上两人自知自己的生活形态很难『见容』于台湾社会,所以他们一开始就往郊区找,并且最后总算找到我们现在住的这个房子∼位于阳明山腰的一栋双併西式石造别墅,屋内空间大约有六十余坪,室外空间则是屋前屋后的那一大片山林!

妈咪他们搬过去时,前任屋主才刚搬离那里,他们原封不动的留下了原来屋子内的所有家具,所以对于这对刚回国的年轻夫妻来讲,真是再好不过了!妈咪他们带过去的东西几乎就只有回台湾时带的行李而已,所已到了那里、放下行李,就可以安心的开始生活了!

妈咪和爸比住在那里的第一个晚上,由于过于兴奋,所以两人都没睡意,于是妈咪就提议两人到外面走走、认识一下环境。爸比听了妈咪的建议、说:『好哇!晚上看风景特别有气氛…』他正想进房间拿衣服穿上时,妈咪拉住他,说:『干嘛穿?又没人,我看隔壁那一户人家好像也都没有人、黑黑的…』爸比打开后门探了探,说:『嗯,好像真的都没人,外面好安静!』说完,就牵着妈咪的手,两人一起一丝不挂、全裸着走出屋外。

我们家前门口有一小块和邻居相连着的空地,两家门口都有摆着凉椅、桌子以及烤肉架,靠着屋子的墙边都堆着一堆木头,看来原来这两家的生活形态似乎有些共同之处,空地的前面是一片并不是很茂盛的竹林,沿着竹林之中的一条小路、经过一片灌木丛及一排高耸的柏树林,可以通到外面的仰德大道,妈咪和爸比边看着周围的环境、边往外走,没一会儿,不知不觉的就揍到外面的大马路边,爸比说:『到大马路了,妳打算再继续往前走吗?』妈咪想了一下,带着一抹调皮的笑容、蹲了下来,妈咪就在仰德大道的大马路边开始帮老爸吮起屌来!

爸比并不惊讶妈咪的举动,事实上,他一直都很喜欢妈咪这种调皮的个性、他也很能配合妈咪随时都会忽然冒出来的鬼主意。所以当妈咪蹲下来帮他吮屌时,他也故意发出很爽似的叹息声『欧∼好爽∼∼唔∼∼再深一点∼∼呼∼啊∼∼爽!好爽…』妈咪边笑、边更卖力的吮,妈咪吮了一会儿,嘴含着老爸的懒叫说:『好可惜,没有观众…』她才刚刚讲完,两人就听到远方传来一台汽车逐渐驶近的声音,这时妈咪很兴奋的站了起来,侧身向着马路、上身向前倾、双手扶着自己的膝盖、撅着屁屁对爸比说:『快!快点干我∼』爸比没等妈咪说完,就很有默契的扶着妈咪的屁屁、把已经被妈咪吮硬了的懒叫干进了妈咪的鸡掰内,并且开始快速的插干,妈咪鸡掰一被干,她爽得忍不住双手握着自己的双乳不断的柔捏,并且还不断的发出淫蕩的『喔∼』声,就在他们开始卖力演出约一分多钟后吧,那台汽车驶近了他们,并且速度越来越慢、车灯越来越亮…

正当爸比和妈咪心里正纳闷:『那台车为什幺还没经过?』时,那台车竟然就在他们身后约两公尺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,白亮的车灯就照着他们俩、没关。爸比似乎受到了一点影响,而放慢了速度,但妈咪却继续淫叫、继续扭腰后顶,并且双手捧着她那迷人的D奶不断揉捏,爸比知道她打算演到底、不打算停止,于是便开始假戏真做的开始卖力的挺干妈咪,他猛干时小腹撞击到妈咪屁屁时,发出了很清脆、响亮的『啪、啪∼』声,妈咪这时是真的被干爽了!有人观赏的刺激、再加上在大马路边干野炮∼哇!爽死了∼

妈咪被干到呼吸急促的斜转过头、对着还坐在车里观赏的人挥挥手、说:『嗨!不……好……意思…哦∼唔∼∼好爽…』妈咪说完后,他们都听到车内有个男生的声音,说:『没关係!妳们慢慢来∼∼』接下来听到车内另外有个似乎是女生的声音不知道说了什幺,接着那位男驾驶就把车灯关成小灯∼BMW的小灯还是很亮,妈咪很好奇的想看看车内是什幺样子的人,于是拍拍爸比的屁屁、示意要移动到车头前,于是爸比扶着妈咪的屁屁、懒叫紧紧的插到最底,然后两人像螃蟹似的走到车头正前方,妈咪手扶着车头盖继续要爸比干她,然后张大眼睛仔细的往车内看…[!--empirenews.page--]

车内的小灯忽然亮了起来∼助手座坐着一个抱着小婴儿的年轻妈妈,看起来应该才廿出头,她知道妈咪想看他们,所以很贴心的打开车内灯让妈咪看个清楚,年轻的妈妈笑着对妈咪挥手,她似乎已经笑了好一阵子了,边笑、还边腾出一只手搧风,而驾驶座上坐的司机看起来也蛮年轻的,应该卅几、四十不到吧!长得还蛮帅的,妈咪看清楚之后、原本似乎还想说什幺的,但丛鸡掰传来的一阵激爽浪潮告诉她:高潮来了!

妈咪双手贴着车盖、头不断摇晃着,嘴里则越来越不加控制的大声淫叫:『喔∼喔∼∼∼要高潮、要高潮了!用力、用力干我∼喔∼∼喔∼∼∼∼爽死我了!喔∼∼∼∼∼快射、快射、跟我一起高潮∼∼∼』

爸比根本不需要妈咪给讯号,他知道妈咪正冲像高潮顶点,他也终于可以射精了!所以就在妈咪阴道因为高潮而激烈收缩的同时,用力顶着妈咪的花心猛烈的射精了!

就在他们俩都高潮之后,车子里的两个人也走了下来,妈咪先摀着鸡掰、防止精液流出,然后蹲下来帮爸比把懒叫上还沾黏着的精液、淫水给吸吮乾净,然后站起来、一支脚放在车胎边、张着腿让爸比帮她舔净鸡掰的淫水和精液∼这比较费事,因为阴道内的精液流出的很慢,爸比必须等自己的精液完全流出之后、才能慢慢吸舔乾净,所以当爸比还在帮妈咪善后时,妈咪已经开始和那两位夫妻聊起天来了!

妈咪:『我们刚搬来这里,因为很兴奋、睡不着,所以就想做些刺激、好玩的事…』

年轻妈妈笑着回答:『我们运气很好,正好赶上了这常精彩好戏!』

她说完,那位帅爸爸带着很亲切的笑容说:『对!我们运气真好,但事实上,我们也是不得不看的…』

『为什幺?』妈咪问。

『因为你们挡到我们的路了,我们家就住在那里面…』帅爸爸的脸上还是依然挂着亲切的笑容∼妈咪心里开始胡思乱想了!色女…

『咦?真的?那我们不就是邻居了?哈哈哈∼还真巧…』

帮妈咪舔净鸡掰的爸比这时站了起来,说:『我们一定会是很好的邻居,第一次见面就这幺『坦白』、毫无隐藏,你们可以100%相信我们的真心…』

年轻的妈妈笑着对爸比说:『一定、一定,我猜我们的生活习惯应该很相像∼不,应该说是一样!因为我们俩也经常会到户外做爱,这附近我们几乎都玩遍了∼』她说完转头看着她老公,说:『老公,对不对?好像没有我们没做过爱的地方了…』帅爸想了一下,笑着说:『有,还有个地方还没做过∼你们家!』

『哈哈哈!欢迎,欢迎!现在就到我家去,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请教你们的呢!』妈咪终于『逮到机会』了∼这是爸比后来跟我讲的,爸比说他看妈咪的眼神,就知道妈咪第一次见到这位帅帅邻居时就很想干他了!

两对夫妻一起走回屋子,男生跟妈咪说:『我们先放下东西、沖个澡、安顿好Baby之后再过来,麻烦两位稍微等我们一下。』妈咪说:『你们慢慢来,不急∼』

妈咪一进屋内,就在想该要準备什幺东西招待邻居,冰箱内几乎是空的∼除了几罐啤酒之外。妈咪问爸比:『怎幺办?除了啤酒之外,没什幺东西好招待他们…』爸比说:『那就只好用啤酒招待啦!再不行、也就只好拿妳我去招待他们啦∼』妈咪听爸比这幺讲,眼睛都亮了起来,她连声的说:『对、对、对!也就只有这样子了∼』爸比回她:『什幺也就?妳是求之不得吧?等一下如果可以的话,你就好好的享受吧!我一定会帮妳完成愿望的。』妈咪很开心的、笑着说:『谢谢老公!最爱你了,还是老公最了解我…』

过了大约半个小时,邻居夫妻终于来了!这对夫妻很上道:两人都是一丝不挂、全裸的,两人手上还拎了一堆大包小包吃的东西。

妈咪起身迎了过去、帮忙接下东西,说:『不好意思,我们家只有啤酒而已,刚刚还在讨论该怎幺招待你们呢!』

小妈妈说:『我老公刚刚就说你们家一定冰箱空空、所以要我打包一些吃的过来…』

爸比:『我们刚刚还在说,没东西招待、只好用我们俩招待二位了!哈哈哈!』

帅爸爸听爸比这幺说,转头开玩笑的跟他老婆说:『快!把东西拿回家,这里有更好的东西招待我们了!』

两对夫妻边开玩笑、边走进客厅里,妈咪去冰箱拿了冰好的啤酒出来,正要打开拿给小妈妈时,忽然停住,问小妈妈:『咦∼我看妳小腹还贴着胶带,妳是不是刚生产完没多久?剖腹产的吧?可以喝啤酒吗?看妳的ㄋㄟㄋㄟ,妳好像是餵母奶的…』小妈妈看看她老公,说:『啤酒酒精成份不高,喝一点点应该没关係吧?我好想喝喔!今天气氛这幺好…』她老公摸摸她的脸,说:『好啦!今天特准妳喝一点,大不了以后我们宝贝变成酒鬼就是了…』[!--empirenews.page--]

妈咪和爸比都看得出这对恩爱的夫妻跟他们自己一样:浓情蜜意、互相宠爱,心里都觉得很高兴:搬来这里真的搬对了!

两对夫妻相互介绍了自己,邻居先生姓谭、单名「洁」,他是一家外商电子工厂的处长,卅七岁(当时),个子很高,身高约有184公分,看起来很爱乾净的样子,身上有一股淡淡的古龙水味。

谭太太乳名叫小玲,天生娃娃脸,眼睛很大、额头很高,看起来让人感觉很聪明的样子,外文系毕业的,小时候和谈洁是邻居,两人年龄相差十二岁,谭洁唸国中时,邻居阿姨生了小玲,小玲还是婴儿时期眼睛就又大、又圆、又亮,每次谭洁在她附近时,她的眼睛就总是会跟着他转,谭洁每次一逗她、她就会开心的咯咯笑,这让家中独子的谭洁很开心,每次一下课就往小玲家跑,他总是会先跟小玲玩过一阵子之后,才会回家做功课。

谭洁留学回国开始工作时,小玲刚好进大学,谭洁为了不嚷别人把小玲追走,所以每天开车送小玲上下学,整整送了四年没『缺课』过,小玲的同学们都很羡慕她,小玲自己心里虽然感觉很甜蜜、很有安全感,但有时候心里难免总会觉得好像少了点什幺…

当妈咪跟邻居夫妻讲起和爸比认识的经过时,小玲眼睛睁得好大、很有兴趣的样子…

妈咪:『法国的天体沙滩有很多并不稀奇,但像那里可以自由做爱的地方就很少,那里由于地方隐密、所以通常都是极为熟悉那一带的人才找得到,那天我和我同事在那儿干得正过瘾、又快要冲顶时,正好看到这位一脸害羞的傻瓜逛进那里去,真不知道他是怎幺找到那里的…』

爸比搂着妈咪,安静的听着,妈咪捏着爸比的懒叫继续说:『一般第一次在天体沙滩看到有人做爱的男生,懒叫通常都会翘起来,可是他不是,他那时懒叫就像现在这样、软软的垂着头,一定是被吓坏了!哈哈哈!』妈咪转头亲了爸比一下,说:『对不对?哈哈∼』然后她又继续讲…

『那时我突然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兴趣,我开始边和他搭讪、边故意扭着身子卖力的干,他跟我聊了好一阵子之后,这里才硬了起来∼』妈咪转头看到爸比的懒叫还是软软的,于是边帮爸比轻轻的打手枪、边继续讲…

『看到他懒叫翘起来时,我心里好兴奋!兴奋到我的高潮又来了!那时我跟他说我想干他、要他等我一下∼他根本无法回答!哈哈哈!吓傻了∼哈哈∼他越是这样、我的兴趣就越高,于是我很快的先把我同事干射精后,就要他先回去,我告诉他说我想追这个男生…』

这时小玲问:『那妳同事不是很可怜?被妳甩了?』

妈咪:『不是啦!那男生只是我同事而已,不是我男朋友,那天刚好他没事、我也没班,于是两人约了一起去海边玩的…』

『好羡慕妳!』小玲露出无比嚮往的表情,指着谭洁说:『这个坏人都不让我交别的男朋友,我好可怜∼』

『我只是不让妳交男朋友而已,又没说妳不准找炮友…』谭洁握着小玲的手碰碰小玲的脸说:『是妳自己太老实了!』

小玲说:『我从第一次被他开苞、一直到大学毕业都没和别的男生做过爱,一直到大学毕业的那个暑假,他带我去所罗门群岛渡假时,才有了第二个男人的经验…』

『ㄟ∼有趣喔!说说看…』妈咪很有兴趣听下文…

小玲看他老公带着微笑、似乎并不反对她讲的样子,于是继续讲…

『那是一对到那儿度蜜月的日本夫妻,他们旅馆房间就在我们隔壁,由于房间面海的阳台是相通的,所以我们在那儿做日光浴、看夜景时都会遇到,也很自然的就会聊起天来。他们两位男生都是从事电子业的,谈话话题谈越投机,然后就把我们两位女生给冷落了!后来那位日本太太约我一起到楼下酒廊喝酒,喝了一点酒之后,那位日本太太说她很想做一些疯狂的事发洩、发洩,否则她回房间一定会跟她老公吵架,于是我就建议她到海边裸泳,她很高兴的就和我到海边去,两人到了海边,也不管旁边有没有人,两人脱掉身上仅有的沙龙就往海里冲,进了海里又叫又笑的玩了一阵子,等眼睛适应了海边的夜空之后才发现:海边原本就有很多人,而且多半都是全身光溜溜的!』

『那是一定的啊∼』妈咪插嘴…

『所以呀!我们两个人都忽然觉得很失落∼这那算疯狂呀!后来我们两个人拎着沙龙、也不想穿了,两人就这样光着身子走回旅馆,更气人的是:那旅馆晚间值班的两位男生看到我们两位裸女时,都只是礼貌性的跟我们微笑点头而已,脸上一点惊讶的表情都没有…』[!--empirenews.page--]

『我看他们大概天天看、早就习惯了∼』妈咪说道。

『就是呀!后面还有更、更、更气人的事…』小玲虽然这幺说,但脸上却是带着好玩的笑意…

『我们回房间后,房间内静悄悄的,我走到阳台找老公时,在那里又遇到了日本太太,她手叉着腰、嘴里叽哩咕噜的不知道在讲什幺,但我想应该是用日语在骂人吧!因为两位男生酒喝多了,两人都光着身子在我家阳台的躺椅上睡着了!我们怕老公们光着身子在外面睡一夜会感冒,所以都想扶他们进房,结果都扶不动,太重了!』小玲喝了一口啤酒、继续讲…

『后来我提议先帮她扶先生回房,两人七手八脚的不知该扶手、还是抓脚,两人好不容易的才一起将他扶起,这时候日本太太指指我们房间,说他们房间太远了,就让她先生睡我们房间吧!就这样,两人一人一边把她老公架到我们床上去,我们把她老公放到床上时,我的手不小心碰到了她老公的屌,那位日本太太笑着说我一定是故意的,还开玩笑说请尽管使用、别客气…她老公的懒叫才被我轻碰一下而已,竟然慢慢的开始翘了起来,我们俩都觉得很好笑、但又怕把她老公吵醒,所以只好再走出去继续搬运我老公』

『什幺搬运?我又不是东西…』谭洁故意逗他太太。

『本来就是搬运!因为第二次我们就学聪明了,我们俩乾脆就让你躺在躺椅上,然后把躺椅当成担架,一头一尾的就直接把他给抬起来了!日本太太看这样抬轻鬆多了,于是就建议索性把我老公抬到他们房间去…』

小玲又喝了一口酒,笑着说:『好玩的事要来了…』妈咪和爸比都伸长脖子、聚精会神的等待下文…

『我们把我老公抬进他们房间后,因为不知道接下来要怎幺抬,于是索性就将他「倒」到床上去,倒上去后,他原本是侧身的,我把他扳正后,他软垂的懒叫就变成斜着头、歪向一边,那位日本太太看到了,笑着说「ㄚ∼∼卡哇伊∼」然后就伸手去捏着他的懒叫帮他放正,才放下去、结果懒叫又歪着头、斜了过去,然后她又捏、又放,这时我说:「妳才是故意的呢!别客气,请尽管使用…」她听我这幺说,她说:「红豆∼那我真的要开动啰!」我笑着要她尽管开动,然后就在一旁看她玩…』

小玲握握谭洁的懒叫,说:『老公∼这些事你都不知道吧?你那晚真的好好玩…』谭洁说:『那晚的事我是真的完全不知道,但第二天的事我就知道了!』

小玲继续讲:『她起先只是用手捏来捏去,后来变成握着,然后张口做出要吮屌的动作、问我「这样也可以吗?」我笑着点点头,然后她真的就开始含着这支傻屌开始吸吮了起来…』小玲低头看看已经被她握到勃起的懒叫,笑着继续讲…

『她吸吮了一会儿,吸出性致来了,后来边吸吮,一支手还边搓揉她自己的鸡掰手淫,我看她好像很色、很饑渴的样子,于是便躺到她鸡掰下面帮她舔屄、帮她手淫,她则是趴在我老公双腿之间,越来越猛烈的吸吮我老公的懒叫…』

这时谭洁的懒叫真的变得很硬∼不知道是因为故事、还是因为气氛?小玲看到我妈咪眼睛一直盯着谭洁的懒叫看,于是便对我妈咪说:『要不要玩?借你玩∼』

我妈咪听了,很高兴的走过来,面对着谭洁、张开双腿、坐干了下去,她坐干上去之后,又上上下下的干了几下解解瘾,然后叹了一口气,说『好爽∼我忍耐好久了!』这时小玲挥手要我爸比过来坐在她老公身边,然后她学着妈咪的姿势,也在爸比的懒叫上坐干了下去,她坐下去之后,斜着头过去和她老公舌吻了一下,然后问:『想不想继续听我把故事讲完?』妈咪边舒服的干着谭洁、边回答:『想啊∼』于是小玲边干、边继续往下讲…

『后来我看日本太太被我舔到慾火难耐、喘着大气的一直扭动屁屁,于是我拍拍她的屁屁告诉她如果想骑上去也可以∼我话都还没说完,她就飞快的真的骑上去,掰开自己的鸡掰、一下深插到底的就开始干了起来!』

这时妈咪笑嘻嘻的边上下骑干、边问:『像这样吗?』

小玲:『更急、更猛些…』

妈咪家快速猛干,问:『这样呢?』

小玲笑着说:『差不多了!别太用力,不要把我老公干坏了∼哈哈!』

妈咪边干、边问:『后来呢?』

小玲说:『后来她很快的就干上了高潮,她直夸说我老公的懒叫是「宝物」、是「极品」…』

妈咪:『她说的是实话,你老公的懒叫的确是极品,够硬又够长,骑上来就不想下来了!』[!--empirenews.page--]

小玲:『那就别客气,想用他时,随时欢迎,只是别忘了带你老公过来跟我交换…』

妈咪:『一定、一定!』妈咪看了爸比一眼,他已经完成心愿了!

妈咪又问:『后来呢?妳不是也干到日本老公了?』

小玲说:『那位日本太太干了一次之后还觉得不过瘾,于是她便跟我商量:问我乾脆跟她交换老公睡一晚可以吗?我那时看她干我老公其实早已看得满身慾火了,哪有不行的道理?于是我就答应她了,然后我回房间、抱着她老公就开始干了起来…等一下……』

小玲说到这里,干着我爸比的鸡掰忽然觉得骚痒难耐∼快要高潮了!于是她紧抱着爸比、开始加快速度、猛力的干了起来,她可能是已经忍了很久,所以当高潮来时,她忘情的紧抱着爸比的头、两粒涨满奶水的G奶贴在爸比的脸上猛揉,结果乳头被她压到乳汁猛喷、喷得爸满脸,等她高潮稍退、爽够了时,爸比的脸上全都是乳汁!一旁的妈咪看了哈哈大笑,还靠过来舔爸比的脸说:『好可惜∼别浪费掉了!』而爸比则是找到一边的乳头、含着就开始吸吮了起来,小玲说:『嗯∼舒服!多吸点…唔∼∼被你一吸,我鸡掰又开始痒了…』爸比听她这幺一说,于是便又开始挺着坚硬的懒叫,开始挺干小玲。

等小玲又爽过一阵子后,妈咪又要她继续讲当天的事…

『以前每次跟我老公做爱时,每次都是他在干我,我很少骑在他身上干,所以当我骑在那位日本人身上干时,我想动作应该很笨拙,因为我干了半天、不但没干出高潮,反而还把他给干醒了!我看他迷迷糊糊的醒来、吓了一大跳!赶紧趴在他身上、不敢让他看到脸,而他似乎被我干出火来了,很急着想要干爽、射精似的,在黑暗中,他紧抱着我、不让懒叫脱出我的鸡掰,然后一翻身压在我身上就开始猛烈、快速的干了起来!我第一次被别的男人干,心里已经够刺激、够激动的了,现在再被他这幺一猛干,我爽得高潮很快的就冲到顶了!当高潮猛烈的涌出来时,我很淫蕩的、双腿紧夹着他的腰、猛力的回顶他,他那时一定也很爽,因为他那时一直不断发出像是野兽般的低沈吼音,『喔∼喔∼』『啊∼啊∼』不停的快干,我被他干出高潮之后,他至少又干了三、四分钟才顶着我的子宫口猛射!我被他干得鸡掰发麻、全身燥热,淫水几乎是用喷的!所以当他射精之后,我实在很捨不得让他抽出他的懒叫…老公,对不起喔!但实在真的很爽…』

谭洁:『傻瓜!道什幺歉?我干他老婆还不是一样干得很爽?第二天一早醒来,我看到紧抱着我、带着微笑还在睡的人妻时很困惑,想抽出身体起身时,她像是八爪章鱼似的把我缠得紧紧的,我的懒叫还「黏」在她的鸡掰内,我稍微一动,她就醒了过来,她醒来后笑嘻嘻的跟我说「你老婆正在干我老公,因为我昨晚干了你一个晚上、不想把你还给她…』

小玲:『这件事因为是两位太太主动交换的,所以两位老公不但都没生气,反而还如获至宝似的,紧抓住机会连着一直干、好像要干够本似的,那日本人在干我时,我也没看到我老公自己走回来,所以我也不想先回去找她,于是我便继续和那日本人继续干,我们早上醒来后就干,一直干到大约下午快两点时,我老公才抱着那位日本女人,边干、边走的走到我们房间来,说:「你们肚子都不饿呀?还打算干多久?」正在干我的日本人建议我们乾脆叫餐到房间内吃好了,于是我们四个人便一起都留在我们房间玩,本来是交换伴侣干而已,结果从那时候开始,就变成是真正的4P了!』

妈咪问:『你们玩很大喔∼你们的4P是怎幺玩的?』

小玲:『我们边玩、边闹,边互相用语言刺激对方,结果闹到后来不但我们两位新娘前后两洞都被干双屌,就连他们两位男生也互吮对方的懒叫、干对方的菊花…』

妈咪听了显然很兴奋!她说:『那意思是说,我们也可以有机会跟你们这幺玩啰?』

谭洁笑着说:『我是没意见,大家高兴就好∼』

爸比也不认输似的说:『我当然也没问题,只要两位太太快乐就好!』

妈咪说:『如果等一下洁哥要射精时,能在你嘴里射,我就会感到很快乐!哈哈哈!』

爸比:『那还有什幺问题?妳男朋友(就是画廊叔叔)干妳时,那一次不是我帮他把精液吮舔乾净的?』

妈咪:『就是呀!所以你没看,我一直都生活的很快乐、不是吗?』